今天也想吃三鲜面的盛小少爷

来。。约个字。。。
天啊我多大的脸
0.3/1个
。。
算了这么丑。。
我就是最近没事顺手练练字好吗

你们喜不喜欢那种,白天斯文秀丽的文文气气的,晚上神经质到狠起来可以扭断你脖子的男主人设

哦,我昨天知道了我似乎睡着以后会磨牙骂人尖叫这样子嗯

据说是每天晚上都

然后。。。

我就觉得阿,没有控制住阿,白天隐藏的乖都被晚上破坏掉了

那种就是。。说我睡觉骂人。。的时候

还贼大声


首页的各位写手都在高考备战

在寝室熄灯以后爬上床,伸出狗头发现室友开着小灯在看书。。。害怕

悄悄说一声,大学比高中还要累真的。就是那种事情很多又突然,打乱你所有计划,还有什么学期要求什么的。。

超级麻烦

现在担心自己会留级

因为就我所有的跑步(自愿的,但是跑会加分,一共四分,早上跑十二次,晚上十二次)不跑的话分不够会留级。但是真的我没有早跑的习惯,就是早上不管吃不吃早饭,七点钟,我都跑不了,我真的。。我那个鼻窦炎。。对吧。就很容易喘不上气。。

然后耳朵疼得要死那个耳道

我就。。全都没跑。。命重要。挂科就挂科

然后。。很多奇妙的要求我也做不到,因为很多东西撞课又必须要去我也很迷。。


黑洞之触礁 第七章

  书上说,你总会在不经意间遇见自己想遇到的人。

  唐初翻了个白眼,拎着衣服袋子对何思窈说。“我可没有什么想遇见的人。”继而转身走进活动中心想去里面休息一下。疲惫的脚步在看见里面一个穿着风衣拉手风琴的人的时候停了下来。“何思窈,你上辈子是属乌鸦的吗?”

  什么想遇见的人,这是冤家路窄!

  唐初要不是今天逛街逛的太累,走进离自己最近的可以让人坐下来休息的活动中心的时候,她可能已经忘记了世界上还有聂明宇这号人。

  啊既然这样,那就悄悄的走过去好了,悄悄地,不要引起他的注意。

  唐初在走到大厅深处的时候,正看见一个穿黑衣服的年轻人走进来,停在聂明宇的身边,说了一句话。

  唐初那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聂明宇的侧脸,和脸上的不耐烦。聂明宇没有理他,低下头去,继续拉他的手风琴。

  你会不会在某一个瞬间,因为一个动作或是一句话喜欢上一个人?

  对此,唐初的回答是:她在聂明宇刚才抬头的时候,看见了他眼底的不屑,那种上位者的姿态,那种眼睛里的轻飘飘的风情。和他看自己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没有那种温和的气度,完完全全的放松。

  看起来就像是表面亲近实则肚子里做文章的那一类人,褪下了面具。

  感觉在看垃圾一样。

  “聂总,真的有急事。”那个年轻人又喊了一句。

  聂明宇站了起来,披上衣服,和他走了出去。

  “这个男人有点飘啊。”何思窈看着聂明宇远去的背影,摸着下巴说道。

  “飘?”什么意思。

  “你看他走路,好像身体不太好的样子,而且,有种病了很久的感觉。”何思窈说。

  “有你这么说别人的吗?病了很久。”看见陌生人说这种话,很没有礼貌的哎。

  “不,我没有说他不好,就是,怎么说,我没说他有大病,就是那种,像是治不好,所以时常要犯的小病。你就说我们班上的那个学习委员,他不是就老是咳嗽吗?就身体弱,就时间长了,人会带着点病态。这从脸上看得出来的,你记得林黛玉吗?不足之症。就身体虚,然后贾母一看见她,就觉得她体态神情,有种带着病的感觉。”

  啊?有吗?

  “啊呀,和你也说不清楚。”何思窈摇摇头,转过身去看她新买的衣服。

  

  “唐初,你看,你和聂总,也有三个月没见面了,要不,今天晚上。聚一聚?”唐岳边发消息,边和唐初说。

  “聂明宇的意思?”

  “啧,怎么说话的?我不是和你说了吗,聂总是个有钱有权的人,你要是和他走的近,这关系就不一样了,做事情也会顺手很多。”唐岳说着,手机在唐初眼睛前晃了晃。“说好了啊,明天晚上,世纪酒店。”

  可是这么主动和别人联系,不会被认为是想攀关系吗?

  “你就是顾虑太多,生意场上的事情。和利益不挂钩的,没多少了。”唐岳在沙发上躺下了。

  

  

  

  

  

  

  

  

  作者留言:看的人说句话好吗   ?我的脑子已经不知道写什么了。给我提意见啊。。。球球各位了。我不想把他凉掉


【丁修bg】丰年 第四章

“翠云,来扶你家小姐起来。”丁修扛着刀走出去。打开门,翠云急匆匆地跑进来,看见趴在地上的秦瑞音发出一声尖叫。“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就上手去扶她起来。

  “她下来的时候自己摔的,秦小姐说是不是?”丁修看着秦瑞音咬牙切齿的样子,撑起一个笑,笑得眼角的细纹像是晕开来的涟漪。

  秦瑞音扶着翠云躺在了床上,看着门口的丁修,咬着嘴唇说道:“刚才下榻的时候没看清,摔了一跤。”

  嘶,秦瑞音的膝盖骨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丁修的刀背抵在秦瑞音的脖子上,摸了摸秦瑞音因为疼皱起来的小脸,被一手拍开。“你是自己摔的。”

  “好,我是自己摔的。”竟然被抵着脖子威胁了,明明是你一刀柄把我怼在地上的。

  好气啊,秦瑞音趴在地上,背上冷汗一阵一阵的。我竟然被这个东西给威胁了。

  

  “大小姐,吃饭了。”丁修敲敲秦瑞音的房门,看了看里面,一个躺在被子里的人形。

  我现在膝盖骨还是麻的。秦瑞音听见那个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头抬起来,冲外面喊道。“你看我像是能走路的人吗?把饭给我端过来。”

  女孩子一头青丝披在身上,露出半张白生生的脸颊,头发丝黏在嘴上,随着动作一张一合。

  “你的饭来了。”丁修把饭盒端到秦瑞音边上的桌子上,打开。

  丁修把饭端起来,在秦瑞音的床上放了一个小桌子,饭菜一盘一盘的往上端。

  秦瑞音扶着床沿坐起来,嘶,好疼。

  “我不想吃。”刚刚被揍了一顿,现在还要看见这个人。气都气饱了。

  “不吃?”丁修看了看秦瑞音侧过头去的样子,咽了口口水。“这些可都是好菜啊。”

  “拿去倒掉好了。”秦瑞音说。哼,快说自己错了,哄我,说自己以后做牛做马,说担心我的身体,快让我吃饭。今天有我最喜欢吃的荷包蛋啊。

  丁修会哄她吗?不会的,丁修要是哄了,他就不是丁修了。

  那他做了什么呢?

  秦瑞音眼睁睁地看着丁修当着她的面把菜都吃完了,又或许说,丁修下第一筷子的时候,秦瑞音就已经不会吃这些东西了。

  “至少给我剩一点啊。”秦瑞音小声的说。

  丁修抬头,一勺子蛋送过来。“张嘴。”

  “谁要吃啊!脏死了!”

  丁修笑了一下,嗷呜一口。“那我帮你吃掉。”

  谁要你帮我啊,混蛋,那是我的中饭啊!

  秦瑞音觉得现在自己突然坐起来的动作,非常应和古诗中的那句“垂死病中惊坐起”。

  气急败坏到完全忘记自己还有伤。

  “我打你哦,混蛋!你是狗吗?这是我的中饭啊!”秦瑞音说,但是她没有打丁修也没有去掀桌子。

  才不会干这种事情,哼,要是碰他一下,油腻腻的,把自己弄脏了就不好了。

  丁修吃完最后一口排骨,擦了擦嘴,看着秦瑞音。“汪。”

  秦瑞音第一次知道,人是真的会晕过去的。

  嗯,她秦瑞音,因为真的非常生气外加没有吃两顿饭,一气之下,晕过去了。

  “啧。”丁修看着秦瑞音,摸摸她的脖子上的气管,又伸手去摸她的脸。“这女娃怎么这么不经逗呢?”

  脸挺嫩啊。丁修用了点力,秦瑞音的脸上浮出一个红印子。

  白的和刚剥壳的鸡蛋一样。

  丁修把菜盘子放到盒子里,看到秦瑞音还没有醒。

  躺在那里,呼吸清浅。

  丁修走过去,在秦瑞音的脸上亲了一下。

  

  

  


留言:顶锅盖怕被打


我才十八岁。。我好累

我真的。。。讨厌语法  

Auf widersehen


你以为你和别人一样在原地踏步

可是

你的下面是地面

别人下面是火箭

人家呀

是在火箭上原地踏步


别人说条条大路通罗马

只要你努力了总会到达

可是有的人啊

他们就生在罗马


我希望我可以在这个星期换好宿舍
真的
我的神经从要坐车开始
就不好的我满脑子奇思妙想
我不想死
我这么好看的小孩子不可以死

探险家

我坐在公园里,等着十一点的时候去外婆家吃饭。
远处跑过来三个男孩子,他们跑到我坐的长廊上,对我说,他们在探险。你是谁,是探险家吗?
哦,探险。我点点头。拿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
另一个男孩子跑过来,对同伴说,他是谁?
同伴告诉他,他是探险家。
哦,探险家,你好啊。
男孩子和我打招呼。
他们跑到花坛边上看小虫子,说这是宝藏。
他们的奶奶提着包站在我边上。
他们和我道别,再见探险家,我们去那里寻找别的了。
再见,小探险家。
小孩子都这么有趣吗?
我想起我小时候和朋友在院子里拿着对讲机,一点点的往后退,告诉对方,小心后面,敌人在你后面。
人的好奇心消失的那一刻他就死了。
小时候的奇思妙想,那种怀揣着半个脑子的蝴蝶们的斗争与爱恨。都在岁月的冲刷下,慢慢褪色,蝴蝶的爱恨变成了黑白,染上了面孔,变成了你的,你的喜怒哀乐,你的斗争与爱恨。你忘记了你身后的翅膀。
忘记了院子里的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