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朝小哥哥

我才十八岁。。我好累

我真的。。。讨厌语法  

Auf widersehen


你以为你和别人一样在原地踏步

可是

你的下面是地面

别人下面是火箭

人家呀

是在火箭上原地踏步


别人说条条大路通罗马

只要你努力了总会到达

可是有的人啊

他们就生在罗马


写手求约稿!
这里夏朝续。。因为想买小裙子什么的需要钱,然后双十一啊,当然需要买点什么鞋子。。对吧。。但是我觉得好贵的说
文的话,四十/一千字。。
对的,喜欢写长篇,段子也可以!什么都写,喜欢发刀,喜欢写r
我绝对有四十一千字的水平的!(而且我觉得这个价格很便宜啊?)
就可以看我以前的文,√我的水平就是那样子

球球各位了。。我真的很想买东西。。。然后学校开销真的超级大。。。(莫名其妙的买了吉他。。然后我就穷了。。)
球球各位找我约稿,
这里文手谢谢
在正规平台上签过约的
真的,
杂志上发过文的
省内获过奖的。。(说这个干什么。。)

我希望我可以在这个星期换好宿舍
真的
我的神经从要坐车开始
就不好的我满脑子奇思妙想
我不想死
我这么好看的小孩子不可以死

探险家

我坐在公园里,等着十一点的时候去外婆家吃饭。
远处跑过来三个男孩子,他们跑到我坐的长廊上,对我说,他们在探险。你是谁,是探险家吗?
哦,探险。我点点头。拿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
另一个男孩子跑过来,对同伴说,他是谁?
同伴告诉他,他是探险家。
哦,探险家,你好啊。
男孩子和我打招呼。
他们跑到花坛边上看小虫子,说这是宝藏。
他们的奶奶提着包站在我边上。
他们和我道别,再见探险家,我们去那里寻找别的了。
再见,小探险家。
小孩子都这么有趣吗?
我想起我小时候和朋友在院子里拿着对讲机,一点点的往后退,告诉对方,小心后面,敌人在你后面。
人的好奇心消失的那一刻他就死了。
小时候的奇思妙想,那种怀揣着半个脑子的蝴蝶们的斗争与爱恨。都在岁月的冲刷下,慢慢褪色,蝴蝶的爱恨变成了黑白,染上了面孔,变成了你的,你的喜怒哀乐,你的斗争与爱恨。你忘记了你身后的翅膀。
忘记了院子里的蝴蝶。

【丁修bg】丰年 第三章

  “都是这位恩公救了我。”秦瑞音站在大堂里,对着自己的父亲说。
  秦员外看看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儿,再看看女儿边上扛着刀的丁修。啧啧,这头发,啧啧,这衣服,啧啧,这脸。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你说,你是在破庙里,被他救了?”秦员外不可置信的看着丁修。把秦瑞音拉到一边,小声地说。“你是不是被威胁了?不要怕,这里是家,有什么话说出来,爹帮你做主。”
  秦瑞音看着父亲一脸的慷慨赴死的表情。摇摇头,看着背后丁修一脸饶有趣味的表情。试探的问道:“你为什么不相信他救了我?”
  “就他那样子?救人?我看是他绑架的你还差不多!”
  “咳咳。”
  秦瑞音一口气没上来,按着嗓子咳嗽。
  “碧玉。”秦员外叫了丫鬟。吩咐:“快去准备饭菜。”继而转头对着丁修笑,拱手:“天色已晚,壮士若是不嫌弃,在这里吃点?”
  “不嫌弃不嫌弃。”丁修摆摆手。“能吃饭就不错了,多谢员外。”
  
  饭桌,秦员外看着桌子对面拿着鸡腿的丁修,啧,真是,一眼不看,饭桌上的菜都不太一样了。赶快给自己女儿夹了一块鸡腿过去。“多吃点,你今天受惊吓了。要吃点肉补补。”
  秦瑞音飞快的把鸡腿扒到自己的菜碟上,又蹭蹭地夹了几块鸡肉放到碗里。
  啊!
  秦瑞音刚一口鸡肉进肚,转头就看着丁修拿着鸭腿喝着汤的样子。内心无声哭泣:那是厨房给我烧的酸笋鸭汤,是给我的,我一口鸭都没吃到,就闻了闻味。
  秦员外看着女儿欲哭无泪的模样。看着丁修吃的差不多了,问道:“这位壮士,救了我家女儿,真不知道怎么报答。或者能帮的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秦瑞音吃了一口鱼肉。
  “我丁修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这么多说法。不过我看贵府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怎么令千金就被绑架了呢?”丁修擦擦嘴,抹在了衣服上。
  这不要问你吗?装什么装啊!
  秦瑞音内心发言。
  “这。。。”秦员外有些为难,有些事情,不太好说。
  “我也没什么本事,就是武功不错。员外要不就把我留下,在府里做个杂活?”
  秦瑞音趁丁修没看饭桌的时候,夹了一块水晶肘花。
  “这怎么好意思?真真是折煞我们了,怎么能让恩人做杂活呢?”秦员外摆摆手,想着该怎么委婉的拒绝他。
  “那我就做个家丁,小姐出门的时候我跟着保护她,没事就在府里帮忙,你说怎么样?”丁修看看秦瑞音低头吃饭的模样,像只塞满了腮帮子的仓鼠。
  “我就做两个月,怎么样?”丁修一擦嘴巴。“缺点钱。”
  听着不亏。秦员外摸摸胡子,想着,要不就这么同意了?
  “好,那就委屈壮士了。”秦员外拱拱手。
  “丁修,员外别客气,叫我名字就行。”
  依旧在吃饭的秦瑞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音儿,就这样了?”秦员外叫了秦瑞音一声。
  “嗯。”秦瑞音敷衍的点点头。馅饼真好吃。
  
  秦瑞音靠在花窗边,看着窗户外面的柳树。飘着柳絮,飘着绿丝绦。
  柳树下,躺着叼着草的丁修。
  自从丁修成为自己的家丁以后,每天蹲在自己的附近。说起来,似乎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再次绑架来着。
  “所以,我为什么不能出门?”秦瑞音在第三天的时候问丁修。
  “你看这世道多乱,你要是出门被绑架了,多不好。”丁修甩着柳树叶子,吹着上面的柳絮。
  所以,他的作用是什么来着?
  秦瑞音看着那个躺在柳树下的人陷入了思考。门口那个东西真的好碍眼。他是不是又胖了。每天到了饭店,跑的倒是挺快啊。
  秦瑞音穿好衣服,带着碧云出了门。走到丁修边上,伸出脚尖踢了踢丁修的刀。
  “我想出门。”
  丁修睁开眼,看着头顶上穿的翠绿的秦瑞音,开口。“出门危险。”
  就是它,因为这个理由,自己已经十五天没出门了。无聊的都已经长蘑菇了。秦瑞音似乎看到了自己肩膀上两朵雪白雪白带着斑点的蘑菇。
  “我想吃荣月斋的甜奶酥和七返膏。”秦瑞音面无表情的说,反正对丁修自己也不需要笑脸相迎对吧。
  “叫下人去买不就好了。”丁修拍拍衣服站起来,笑的油腻腻的。“我给您去买?”
  “我要吃热的,带回来就不好吃了。”秦瑞音说。“我还要去附近买些水粉,还要去买几块布,换季了,我要做新衣服。”总之,无论如何我今天就是要出门转转。
  
  成功出门。
  秦瑞音看着抱着大包小包的丁修,安安全全的回了府。
  丁修把东西交给秦瑞音的丫鬟,让对方放去仓库。看着秦瑞音靠在贵妃榻上,冲自己勾勾手指。
  “二小姐想说什么?”丁修也没管什么女孩子的闺房外男不可以进去这样的说法,一脚踩了进去。
  秦瑞音皱眉,噫,我的毯子。
  “你看。”秦瑞音站了起来,转了个圈。“我没事。”
  “对。”丁修看了看,身条不错。
  “那,我觉得你可以走了。”秦瑞音悄悄地后退。
  “什么?”
  “既然我没危险,你还有什么用啊?”秦瑞音手指往外一挑。“你可以走啦,这里不需要你了。”
  丁修舔了舔后槽牙。“我走了你就有危险了。”
  “不,不会的。”
  你不要过来啊!你笑的好恐怖,离我远点!
  “你看。如果你把我赶出府,我就不是你的家丁,也就不用保护你。我就会没有钱,我就会去找活干,什么来钱最快呢?”丁修的眼睛从下往上看的时候,里面带着点湖蓝。“在绑架你一次呗。”
  “你!”
  秦瑞音气的跺脚。“你敢!”
  “怎么不敢,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丁修说。
  “我给你钱就行了,你走,我不要看见你。天天出门就看见你,恶心死了!”秦瑞音跺脚,脸上一脸的视死如归。
  丁修挑眉,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你刚刚说什么?”
  “你,我叫你走。。。”不要过来了,我后面没路了!
  “后面那句。”丁修越靠越近,把秦瑞音堵在了贵妃榻上。
  “出门看见你就好恶心。。。”秦瑞音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她看见丁修把手放在了他的刀上。
  “你是不是生气了?”秦瑞音用手推推丁修的衣服。好油。“我不是故意的。”不会要杀掉我。
  “没有。”丁修摇摇头,带着一脸奇怪的笑容。
  笑的好恐怖。
  
  
  
  窗外的柳絮被风吹起。
  “混蛋!丁修你还是不是个东西啊!你打我算什么本事!呜呜呜。”

不许说我写的不好。。。
我好想加案子进去阿,光谈恋爱多无聊。。。
明末有什么大的事件吗。。或者你们给我提建议什么的。。

黑洞之触礁 第六章

  没有在国际周请到病假是唐初今天最难过的事情。
  唐初在大厅里和同班的男生手牵着手,一脚一脚地踩在对方脚上,明明疼的都脸变形了,对方还是满脸笑的看着唐初。
  有必要吗?唐初摇摇头,继续一脚一脚的踩。
  自己不想跳的心思,难道不够明确吗?
  原本是靠在墙边准备做一朵壁花的,在大礼堂和别人跳舞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还有家长来观看。这不就是公开处刑吗?
  唐初看着别人一脸高兴的转着圈,内心:这么转来转去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三步一循环,三步一循环,怎么可以跳这么久呢?
  唐初百无聊赖的转头,看见身侧穿着黄色大摆的女孩子和同伴聊着天,一张小脸红彤彤的。说话的声音都是细细的。哟,少女怀春?
  可惜,唐初看着和自己跳舞的男孩子带着笑的眼睛,报以同样弧度的笑容。
  我对男的似乎没什么兴趣。
  唐初的目光依旧在游移,游移在天花板上的吊灯,礼堂四周的大簇大簇的立着的花柱,站在边上聊着天的家长。
  一个穿着浅蓝色风衣的男人,和他边上的人交谈甚欢。
  聂明宇。
  唐初皱眉,换了个角度,特意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脚下又毫不在意的踩了对方几脚。
  “嘶,唐初。”男孩子呲牙裂嘴的停了下来。
  “啊呀,对不起,我不太会跳舞。”唐初毫无诚意得道着歉,提议。“那我们就不跳了,休息一下吧。”
  唐初的动静不是很大,但是突然有人停下来,总归是能让人在意的。
  聂明宇对面的人就注意到了。停下来看着那个方向。
  聂明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见大厅的中央,停下来的人。一个男孩子捂着脚,摆摆手,和对面的女孩子继续跳起舞来。那个女孩子长发如瀑披散在光洁的背部,遮住了白皙的皮肤和展翅欲飞的蝴蝶骨。一身黑色软裙带着白色的褶皱,带着裙摆上的大块大块的云朵。飘得心痒。
  年轻的女孩子和同样年轻的男孩子在跳舞。
  女孩子的面容在转身的同时,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聂明宇面前。
  唐初。
  唐初给聂明宇的第一印象是安静的,是带着笑的羞怯,是乖巧懂事。可如今的唐初,跳着舞,眼中含笑,是真心实意的快乐的笑。整个人张牙舞爪的美丽。
  美丽的女人本身就是引人注意的,更何况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干干净净的没有社会气息,干干净净的漂亮。
  “怎么,聂总认识?”边上的人看聂明宇望着那个方向看,问道。
  “对,我刚认的女儿。”聂明宇说。“你说我这年纪了,家里也没个孩子。我和夫人啊,都羡慕的不行。这女孩子是朋友的。上次看见了,我夫人喜欢。就认了。”聂明宇也不知道明明是他的主意,要把事情推到孟琳身上。
  “会有孩子的。聂总还是事业心太重了,冷淡了夫人。”朋友说。
  有些时候吧,你虽然不喜欢一个人,可他无视你的时候,还是会有种希望落空的感觉。唐初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她现在很不开心。说好要带我吃饭的呢?哼,骗子。这都一个月没主动找过我了好吗?你以为我是放养的吗?
  “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吧?”对面和自己跳舞的男孩子这么问自己。
  “我不太习惯和不熟的人吃饭。”唐初拒绝。
  “我请你,学校边上那家披萨店。”男孩子说。
  啊,请我,这么好,嗯,应该是个很善良的人。
  “好的,我们走吧,走过去也要好久呢。”唐初仰起头笑着和那个男孩子说。“啊,那我朋友可以一起去吗?我一般都和她吃饭的。”为了一餐饭抛弃人家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
  “啊?这个,可以啊。”原本只是想和唐初一起吃饭的男孩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这怎么还带朋友啊。
  走到牛排店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了,那又是家说得上名号的店。里面的人早就满了,还在外边排起了长队。唐初来的时候就有些饿了,到了这,看着门口的人山人海,整个人都不太好。
  “我们去边上找找吧?不是还有一间雀舍吗?虽然有点贵,可是我们吃点不贵的就好了。”唐初提议。
  等到了雀舍的时候,时间已经将近一点多了。要是吃中饭也的确晚了些。里面的客人走得差不多了,服务员正收拾着东西,一群人坐在一起吃中饭。
  “服务员,点菜。”
  等到饭吃进肚子里的时候,唐初才有点回过神来。因为饿过了头,现在吃东西,倒也没什么胃口。唐初抬头看了看店面,除了他们,这里还有几个人在吃饭。最里边有个黄头发的女人,对面坐着个年轻的男人。好眼熟啊。
  唐初咬着筷子想。
  可能是住在附近的人吧?管那么多干什么,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等那个女人走过自己的身边的时候,唐初也没意识到这个女人是谁。不过倒是那个女人先开了口。“哎呀。”唐初抬头,看见一个画着妆的妇女,这论起关系,是她的干妈。唐初的眼睛往下,是那个男人搂着孟琳的腰的手。
  孟琳反应过来,拍掉了那个男人。“唐初,你可不要误会。这,这是我表弟。”
  “嗯。”表弟会搂你腰吗?“阿姨没事的话还是走吧,我们还要吃饭。”
  孟琳也不知道唐初是什么意思,也就说了再见,去前台付账了。
  唐初看着她走到门口,拍了那个男的一下,说了几句话。转过头来正对上唐初的眼睛,露出一个有些心虚的笑。
  “这个人你认识吗?”对面的朋友问自己。
  “嗯,认识。”
  “她好奇怪,和自己表弟勾肩搭背的。”朋友说,低下声音笑的贱兮兮的。“你说,是不是她在外面养的小白脸啊。”
  “别瞎猜,可能他们关系好呢?”这些家长里短的事唐初不想管,还是别人的家长里短,唐初想了一会儿就把话题扯开了。
  
  
  
  
  夸我
  

黑洞之触礁。。第五章

  唐初并不喜欢突如其来的邀请。
  下午的时候,唐初放了学,和同班同学一起去公交车站坐车。迎面走来一个穿着西装长得有些胖的男人。堵住了唐初的路。
  “唐小姐,我们聂总请你去公司坐坐。”那个男人说,手指了指远处停着的轿车。
  朋友看见了,拍着唐初的肩,说那我就先去车站了,再见。
  
  唐初一眼就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好惹的,看起来一脸的凶相。她也的确没想起来他口中的聂总是谁。
  “聂总?”唐初问。“哪个聂总?”
  “哪个聂总?”男人还真没想到唐初会这么问。说了半天,聂总要带出去喝茶的小妹妹,和聂总不熟?张峰心里冷笑一声,表面却还是客客气气的。“聂总,我们龙腾集团的董事长。我是他的下属,我叫张峰。”
  哦,干爹。
  唐初看了看周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说你是聂明宇的下属,那你让聂明宇给我打电话,我确认一下。”
  这小孩事情还真多。张峰内心暗骂一句。手已经把电话拨了出去。“聂总,唐小姐想和您说说话。”
  哎呀,这话怎么这么肉麻?
  唐初翻了个白眼把手机接过去。“喂?”
  “唐初,我是你干爹,张峰说你找我有事?”
  “他说你要我去你公司?干什么?”唐初问,大晚上的往他公司里带,出不出得来还不一定呢。
  “没什么事,”唐初听得出来,聂明宇在笑。“下午有事吗?带你出去吃饭。”
  “没事,不想。”
  聂明宇在办公室里转着椅子,握着手机,低低的笑。觉得对面的小姑娘可真有意思。“人都来了,总不好让他白走吧。”
  “好吧。再见。”唐初说,合上手机和张峰上了车。张峰打着方向盘开过一个绿灯的时候,唐初发现后面有一辆车在跟着自己。
  “哎,这个叔叔。后面有人在跟着我们。”
  张峰对着后视镜看了一眼。“没事,我的人。”
  这怎么有点黑帮的意思。
  “哎,张叔叔,你们聂总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出门在外,嘴甜一点总是没有错的。
  “聂总,挺厉害的。”张峰点一点头,也没说什么。
  “那您知道我是谁吗?”唐初问。
  张峰一听这话,想了想才知道,唐初是在问她和聂明宇的关系。“聂总新认的女儿。”
  “那,您觉得,他认我这个女儿,是想干什么吗?”唐初自认为自己长得并不好看,性格也不乖巧懂事。父亲也不是什么公司里举足轻重的人。认自己当女儿,没好处啊?
  “我看啊,聂总是想要个孩子了。你别说啊,聂总这年纪也不小了,嫂子也没怀个孩子。家里老爷子在催呢。可能聂总心里也着急。这看见你,看见你和你父亲那父女和睦的模样,羡慕了吧?”张峰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公司门口,打开车门,领着唐初上楼。
  唐初被带到二楼一间房间门口,门口的助理看见了。走到门里面说了一声。走出来,让唐初进去。
  张峰站在门口,看着开门时候露出的聂明宇的办公桌,唐初关门的时候低头,有些尖的下巴。
  见过认女儿的,也么见过认这么大的。张峰看着聂明宇紧闭的办公室门,从鼻孔里发出一声气音。“也不知道聂明宇怎么想的,一把年纪的人了,想对人家小姑娘下手了?”
  那边,唐初走进办公室,一眼就看见办公室中间的几盆花卉,花团锦簇,开的轰轰烈烈的。花盆中间,摆放着一只巨大的白底蓝花的鱼缸,养着几尾红色的小鱼。
  聂明宇就坐在办公室的里面,背后是一面墙的书柜,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大部头的精装本。聂明宇靠在椅子上,看着她。
  唐初走过去,在沙发前坐下了。怯生生地开口:“聂叔叔。”
  我突然好怕怎么办?
  “别客气,你在学校读了一星期书,累不累?”聂明宇依旧靠在椅子上,看着唐初说话。
  “还好。”
  “晚上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我也不知道。“吃饭就行。”
  “哈?”聂明宇走了过来,在唐初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行,带你到对面饭馆吃饭吧。”
  唐初也不好说不行。跟在聂明宇身后一起下了楼。聂明宇很瘦,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子与世无争的气质。抄着兜走在前面。也不转头和自己说话。
  “孟琳阿姨来吗?”唐初问。
  聂明宇的脚步停了停,转头笑道。“你孟琳阿姨,还是一个人在家舒坦。”
  那我一个人和你吃饭我会尴尬死的。“那怎么行,她一个人在家多孤单?”
  “你孟琳阿姨啊,”聂明宇的嘴角挑起一丝玩味的笑。“可不是一个人。”
  嗯?
  “你们有孩子啊?”张峰说过不是没有吗?
  “没孩子。”聂明宇停下。看着眼前的一家小饭馆对唐初说。“就这,进去吃饭吧。”
  唐初夹起一筷子干炒肉丝就往嘴里送。夹起一口米饭,嚼两口咽下去。再来个鱼圆,好吃。啊鸡块鸡块,小青菜,木耳也要吃,啊火腿肠片。原本还担心可能会吃饭不自在的唐初,转眼便吃的连自己叫什么都忘记了。
  聂明宇吃相太斯文了,吃饭数着饭粒一样。细嚼慢咽的,一口一口吃。唐初觉得他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吃饭,这么吃饭怎么会吃得饱呢?
  这样想的唐初又给自己加了满满一碗饭。
  啊,真好吃,快乐。
  “你慢点吃,别噎着。”聂明宇的饭才动了半碗,唐初已经第二碗饭吃了一半了。这孩子,怎么和没吃过饭一样。“我不和你抢。”
  “嗯。”唐初吃的满嘴都是菜,努力的发出一声声音,当做自己听见了。
  聂明宇看着唐初把四五盘菜都吃完,摸着肚子瘫在椅子上的模样,想了想,说:“能吃是福。”
  喂!你嘲讽我。
  唐初也不和他计较。“因为,很少可以吃得这么好啊,就不一定有下一顿,所以这次就要吃完。”
  聂明宇摇摇头,笑。“你爸爸总不会不给你饭吃吧?”
  “可是,我们很少会出去吃饭。”唐初说。“而且,真的很好吃。”非常诚恳的点头。
  “那你以后来找我,我天天带你吃好吃的,好不好?”聂明宇说,拿起边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嗯?拿食物来诱惑我,我想是这种随随便便就会答应别人要求的人吗?
  “好啊。”
  喂!你的骨气呢!唐初,不要随便答应陌生人的邀请啊,说好的不向恶势力屈服呢!
  “那我送你回家。”聂明宇去柜台结了账。
  “再见。”聂明宇把唐初送到了小区门口,拉上了车窗玻璃。开着车走了。
  唐初蹦蹦跳跳的走到自己家的楼梯前,走上去。咚咚咚的敲门。
  没有声音,家里连灯都没有开。
  唐初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抱起来迎接自己的狗。
  开灯,客厅里安安静静的。
  “又没有人啊。”
  “狗子,饿不饿?姐姐给你加饭。”
  
  
  
  作者留言:我聂总吃东西真的超级斯文。
  
  然后我很久以前有个同学,她吃饭是那种盘子干干净净的,喝汤能全喝完,吃饭加饭。还瘦的只有九十斤。我真的贼羡慕她。她能吃完我一盒点心还继续来蹭吃的。所以,我也不是很喜欢她。因为,她吃东西不会给我吃。
  
  然后我高中因为肠胃不太好,就会吃很多东西。差不多我能每天三餐以外,还要吃两个面包这样子,一般女孩子的饭量,我是一天五顿饭吧。。加上零食,因为吃不饱。饿了就胃疼,疼起来疼一个月那种。算了算我三个小时就会饿,不管我上次吃的多饱。。所以我很怕饿,就我能说每天下午三点考试,我是唯一一个会在考场吃东西的人。。别人担心会考不好,我担心我会不会饿。。

啦啦,有人催文了。。。hhh有人看
下次更文在夸奖和催更以后

我现在在高铁上好无聊啊。。。
限时点梗
截止五点有效